yabo210yabo.vip

yabo150

凤凰花又开了

2019/5/31 16:55:47

微信图片_20180519151949.jpg



凤凰花又开了。



《倾城之恋》里的香港人把凤凰木叫做“影树”,是一种“红得不能再红了”的树。



三亚学院版的《南山南》,形容凤凰花时,有一句歌词“从天边一直燃烧到枝头”。



在和三角梅斗艳的过程中,凤凰木以“校树”的身份,获得了官方定义的认可。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关凤凰花最深刻的记忆,是在夏日里的别离。





每年凤凰花开,都有几千人离开这个校园,离开相处了四年的老师、同学。

天各一方,有时候像一个格外漫长的暑假,只是再也等不到开学。

这时候,还有很多人有话想说。


落笔有声广播电台的主播们行走在校园里,录下了很多很多人的声音。


在采访的过程中,平时严肃的校警对着话筒,说:“我们害怕自己没文化,说不好。”食堂的阿姨们说,毕业典礼那天一定要来吃饭啊,每个食堂都准备了送给毕业生的小礼物,当我们问那些礼物是什么时,她们就笑:“都是好吃的。” 送快递的小哥提醒要改默认地址,才发现“学院路190号”以后可能都会是灰色了。


琐碎的衣食住行,言行小事,念念叨叨的,像凤凰花飘飘扬扬,洒落在这个校园里。


最后遇到了校长,校长所叮嘱的,毫无意外是要读书。




附:校长采访文字完整版


校长的大学生活是怎样度过的?


■ 校长:我上大学和你们上大学前后隔了大概40年。我们的大学生活非常单调,基本上就是读书,读书,再读书。甚至上课都没那么大兴趣,众所周知,每一所大学里,不是每一位老师的每堂课,都能吸引学生。想要吸引学生,老师就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而且即便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也未必能契合每个学生的个性化需求。书籍就不一样了,你可以选择不同类型的书,所以,我们大学四年基本上就是在读书过程中度过。我是恢复高考的第三届学生,我们这一届的同学中已经有很多已经步入中年,有20多岁的,有30来岁,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上学的同学。77,78两届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年龄偏大,下乡当过农民。但考,挽救了他们的命运。他们读的书,多到让你匪夷所思,大学的时候,图书馆很少。一个图书馆大概开放两个阅览室,要从三楼排队排到一楼。yabo150的下晚自习时间是09:40。但是如果我们凌晨12点钟或更晚回到宿舍,总能看到另一栋楼烛光闪闪,那里有点着蜡烛读书到后半夜的学生,一般要到凌晨两三点。那个时候yabo150和教育部都很紧张。因为十年没有办大学了。大学的基础设施都荒废了,好几所高校都曾经因为短路没法供电。但是同学们还是废寝忘食地读书。他们的口号就是把十年荒废的时间用四年夺回来,不叫补回来,叫夺回来,争分夺秒之夺。


 


问题:我们现在都说大学是改变人的四年,那在您的大学里有没有影响到您,或者就是改变您的一件事儿,或者一个人呢?


校长:要改变我,影响我,那肯定是那个时代的大学本身繁忙的,紧张的,学术研究的紧张的氛围,会感染我。


 


问题:也就是整个时代都在影响您,是吗?


校长:应该这么说。当然也有特别的例子,可以单独的说,刚才我们说的,这个同辈的群体,大家都在奋发的读书。以至于我们宿舍八个人,有一个同学。他喜欢去看电影,周末的时候去看一部电影,有时看两部电影,我们是学习文学的,老师们说是可以去看电影的,但是我们都认为那是奢侈,肤浅,不学好的学生,哈哈哈,那个时候读原著就是一种学好的表现,那么对我们的影响是有的,我记得我读书的时候有两位老师给我的印象是很深刻的,一位是现代文学的一个教授,叫曾华鹏,还有一位叫朱雪清教授,是讲外国文学的。曾教授讲的是现代文学,我记得他在讲知识分子在近代现代历史过程中的心灵挣扎,一方面脱离不了旧社会乡土给他的种种羁绊,另一方面,又特别向往西方传来新的思想性的,技术性的文化,那种交织矛盾和身心分裂的过程,当然,传统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也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另一位朱老师讲的俄国文学的时候,讲到了小人物群体,包括十二月党人。在我后来的学习和学业当中,中国知识分子在乡土中国当中的家国情怀和现代化转型是我的一个长期的关注点。俄国知识分子以及中国知识分子那种道义感以及他们的局限性也是我长期的一个关注点。我记得我去俄罗斯去,还专门去走访文学描述的那个景观,应该说是对我,对后来学习生活和工作生活的个人价值观形成是很有帮助的。

 


■ 问题:采访的学长学姐说他们的大学还是会留下很多遗憾,那我们想采访一下您,在您的大学四年中有没有留下什么至今难以忘记的遗憾呢?


校长:其实遗憾的事情那实在是太多了,能拿到手的好书不多,列了很多的书单,甚至买了很多的书籍,也没在大学看完。都说文史哲是一家,但是事实上我直到四年级才接触到了史学和哲学。很单一的书,单一的理论,很单向的那种理论倾向、理论分析,所以比起后来的大学生,我们的出版物越来越丰富,尤其是改革开放越来越深入,各种引进的东西。 我们上学的时候读了那么多的书籍,其实在学术的境界上还是蛮苍白的。因为它不断更新,这给我们后来留下很多的难题,这种遗憾其实要花很多时间去补。


 


■ 问题:对于现在要毕业的2015届的他们,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话吗?


校长:我们同学生活在一个可以说是更好的,也可以说是更不好的时代。更好的时代就是物质丰富了,更不好的时代,就是选择变多了,有些选择就会不那么经济,不那么有效,可能在时间的分配上不一定每个人在每个时段都做的那么的令自己满意。我还是希望我们的同学,在一个不断丰富起来的时代,还是要终身与书为伴,要不断的去发现,要特别去做一些有价值的追求。比方说我们要追求崇高,远离是非,脱离庸俗,等等等等,我们经常会做这样那样的选择,我们要更好地展现自己。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一方面要和同辈群体相互取暖,一方面要向有经验的人学习,但是这种成功的概率,可能有时候并不是特别的高,因此,我的建议是,一辈子与书为伍,就是一辈子与智慧做朋友,因为伟大的人物出版了伟大的著作,发表了他伟大的思想,借鉴他们就少走很多的弯路,看问题更加透彻,可以去超越你的年龄,变得成熟起来,会远离一些低级错误,脱离低级趣味,让我们的人生更加丰富,做事情更加有效,使我们的内心更加强大,等到有一天担负起社会责任,肩负起更坚巨,更重大的任务。





在北纬18℃的小岛上,凤凰花的火红映衬得少年们面色微醺,好似就要醉倒在这一片凤凰花海里。




蝉鸣声响,湖水轻漾,微风所过之处,凤凰花香浮动,拨动着人们的心弦。




凤凰花就像燃烧的火焰,照得整个学院都青春洋溢的,花瓣铺满地面,像是铺上了鲜红的地毯。


 


学海无涯,毕业肯定不是句号。不论未来从事什么行业,总归还要再染一些书香,再学一些知识,才不辜负大好青春。


明天,学士学位授予仪式即将在各学院举行,

周一,即将迎来隆重的毕业典礼。


72小时,好好珍惜。



采访小组:罗钦心 张子行 黄贤龙 王瑾瑜 李芝璐 胡坤琰

播音:李芝璐 陈书君

后期:李芝璐

编导:胡坤琰 梁佩映 雷俊杰

特别鸣谢:陆丹校长以及每一位我们遇到并愿意接受我们采访的老师,职工,学生。

摄影:牛良玉

美编:汤杰、付汉发